李枫,你欠郭敬明一个道歉!

摘要: 关注真相背后,比真相本身更有意思。

12-11 16:41 首页 晨昀说


晨昀说(FounderVIP)—— 王晨昀的个人公众订阅号,几乎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主要有创业心得、独立思考类文章。这个公众号不是一个自媒体,只是晨昀写公开日记的地方。


正在忙着准备明天的会议资料,突然看到一条群消息说:爆了爆了。


我心说,整天爆什么爆,大惊小怪的,爆ju了么。


接着就看到了郭敬明涉嫌性侵的消息。


像这样的消息八卦杂志要多少有多少,之前豆瓣不也有一篇引人入胜但文笔零碎又不指名道姓的雄文么?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对方竟然是实名而且还指名道姓,最重要的是,对方也不是一个nobody,虽然我依然不认识,但就很多人的评论来看,似乎也是颇有些名气的作家。


全文如下:


我从小热爱创作,渴望出版自己的小说,2008年的时候在网上看到郭敬明和长江文艺出版社一起举办的“第一届文学之新全国新人选拔赛”,那时知道郭敬明抄袭案败诉,对他没有好感,但是看上去他依然在网络上生龙活虎,并且长江文艺出版社也拉来了许多中国著名作家加持,这两点影响了我的判断,参加了比赛,签约了郭敬明公司。


之后出版了第一本书《燃烧的男孩》,开始参加签售,那时刚好郭敬明的小说也出版,因此一起去签售。


在四川成都的签售,我被安排与一位工作人员一起住,郭敬明自己住一个房间,当天他说他不想一个人住,让我和他一起住,那时我是将他当作一个前辈来看待的,那时的网络上也有关于他性取向的风言风语,但他自己从未承认过,因此那时的我不能确定。


我和他一起住,房间有两张床,我们各睡一张。


当天晚上他就来到我的床上,把手放到我的身上,我抓住他的手腕,他尴尬地笑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第一天就这样相安无事了,我以为我的态度能够让他明白,结果第二天他仍不死心,居然还想给我口交。恶心至极。


第三天我就不和他一起住了。


他已经对我构成了性骚扰和性侵犯,曾经咨询过律师,律师说目前中国的法律里,同性性侵犯犯罪是空白,而且这样的犯罪取证困难。


郭敬明的世界是一个淫乱的世界,他经常性骚扰、性侵犯签约到他公司的男作者、公司的男性职员,据我所知的就有五个人,我不知道的就更多了,在我知道的人里面,有一位,一个直男,一表人才,我很欣赏他,并且他当时有女朋友,有美好和稳定的生活,结果遇见这种事,他早已离职了,我为他感到可惜。


希望社会各界的朋友们能够与我一起探讨应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谢谢大家。


对此,郭敬明的回应是:



我不知道李枫是在什么样的思想斗争下写下这样匆忙的文字,但显然,被告是肯定的了,这要是都不被告,郭敬明的脸就真的没处搁了。


虽然,我对于文章的嗅觉以及情感都告诉我,李枫的字里行间或许真实信息多于虚假,但作为一名长期的理性主义者,只能预测,李枫最好的结果,就是以向郭敬明公开道歉为结束。


理由也是很简单,真打了官司,两人的段位相差太远,而这样悬殊的差距,基本也就不会有什么真相了。


有人说,照你这么说,弱者就只能任人宰割了?那倒也不是,这世上以弱胜强的也不是没有,但那是在弱者黑化以后,若是你本身就弱,又没有足够的心机,怎么能赢呢?


就像这个事情,哪怕是真的,李枫有证据吗?我看不出他的这些内容里有任何足以让他取证的时机,且从他的文字来看,我赌他拿不出足以扳倒郭敬明的铁证。


很显然,李枫势必要为这篇文章里说的每一个字负责,因为事态严重。而郭敬明也必然会雇最顶级的律师,只要文章里有一个字不实,李枫就会很麻烦。


所以,胜负似乎已经很明显了。


有些人看到这里或许会有点绝望,凭什么,难道就找不到一个柯南,伸出一根手指,出来说一句“真相只有一个吗”?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那也只能是郭敬明的律师。


真相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相信什么,就像历史书里写的绝大部分内容一样,你真的认为这是真相?同一件事各个国家都可以有无数个版本,谁正确?或许根本就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李枫的道歉声明我已拟好(欢迎日后挖坟):

这封声明我先行保管,如果最后竟然没用上,我喜闻乐见,但如果用上了,也没什么,仅仅是世界又正常运作了第101次而已,大家只需记住一件事:


真相有两种,一种是强者让你相信的,另一种是你自愿相信的。


(完)


今后所有我的个人感悟和一切不适合发在公众号里的东西,一律只发在该圈子内。你也可以在圈内向我提问。


欢迎大家扫码加入该圈子:



首页 - 晨昀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