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夏天,三场选秀,你能说出哪个冠军的名字?

摘要: 选手们的征程,或许刚刚开始。

12-11 06:29 首页 娱乐硬糖

作者|张家欣

编辑|李春晖

 

不知是不是真的“过程比结果重要”,硬糖君和身边的朋友,似乎越来越不关心选秀的冠军是谁。有时开始看得热火朝天,到结果反而不甚在意。想当年看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同台竞技,我们明明是何等在意结果啊!

 

今夏三档各具话题的选秀综艺《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快乐男声2017》相继收官,在回顾它们贡献的一夏流量、娱乐内容和话题之余,观众已经开始寻找下一档综艺猎物。冠军是谁?可能各领风骚两三天都做不到。

 

选秀,似乎越来越变成一种日常的综艺形式,我们难道会关心“跑男”中哪个组得了第一?

 

你记住了哪档选秀的冠军?

 

在三档选秀当中,罗志祥、李健、陈粒担当导师的《快乐男声2017》,让人明显感觉到综N代的颓势。今年的魏巡是“史上年纪最大的快男冠军”,1988年出生的他已经29岁了。亚军是有韩国练习生经验的养鸡(Young-G),季军则是被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了的尹毓恪。

 

与当年曾引发全民短信狂欢的那些选手相比,这三个名字的大众渗透度可以说是大打折扣,而“快男”总决赛也在嘻哈的狂潮中默默落下了帷幕。

 

除了前三强,还有一位人气超高的快男选手叫赵英博,自曝参加快男才开始学唱歌、只是为了涨粉,但也靠着高颜值跻身15强。

 

观众评这届快男:“没当选秀完全当搞笑节目看……”

 

《明日之子》以杨幂、薛之谦、华晨宇为导师,首先从导师人选就可以看出节目注重流量的态度。果不其然,靠着薛之谦摔话筒,成功吸引了一波流量,也顺便给“虚拟选手”荷兹进行了宣传。

 

《明日之子》收官没2天,讨论度还是有的,冠军是毛不易,被节目组推动往“新一代小李宗盛”人设上靠,一首《消愁》也算是有了代表作。

 

歌的确火,《消愁》上线酷狗一周,播放量破亿,销量19万,超越《凉凉》登上酷狗单曲畅销榜周榜单首位。随后他创作的《像我这样的人》、《一程山路》也登上了酷狗日单曲畅销榜前四位。

 

奈何歌比人火,毛不易终究没有赶上稍早的民谣潮,被滚滚而来的嘻哈淹没了。歌曲的热度没能惠及歌手本人。

 

毛不易在得冠军之前离热门话题最近的一次,是他与mc天佑的合作。但主角不是他,是杨幂和mc天佑。表演后,杨幂称mc天佑为“喊麦哥”,后者粉丝认为是歧视,掀起了双方粉丝的骂战。

 

《中国有嘻哈》当然是今夏最现象级的综艺,既有音乐性又自带欧美风撕逼,艺人撸袖子直接下场,从来不缺beef、diss和battle,期期都是话题和看点。动静最大的是PG One与GAI的矛盾,引发了嘻哈厂牌红花会与GAI的场下互怼。业内拉偏架,粉丝忙站队。

 

可以看出,选秀留在人们记忆当中的,越来越多是过程中的矛盾和冲突,越来越少对歌曲表演本身的评价,更多的是粉丝之间的互相掐架。

 

从具体数据角度来分析三档选秀冠军,毛不易的搜索指数竟然一直压制着其他人,看来《消愁》功不可没。不过也侧面说明了:网友对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陌生了。

 

从微博粉丝数量来看,“快男”冠军魏巡在节目结束后的粉丝也只有87万,还不如去参加同平台的《变形计》,几期下来,城市小孩易虎臣的微博粉丝都有186万,少的高泽文也有96万。而《明日之子》毛不易的粉丝数是217万,《中国有嘻哈》GAI则有203万,PG ONE则是当之无愧的胜者,395万。

 

然而,生不逢时,遇到了薛之谦的复婚和前女友撕逼,三位冠军的数据都被压制成了平行线

 

本来吸引观众的第一要义就是明星,比赛过程中还遇到“不安分”的导师,留给选手本身的关注度还剩多少呢?

 

过程比结果重要?

 

选秀的大高潮在于总决赛,当年“超女”三强角逐、夺冠决赛风光无限,也带给了选手长盛不衰的知名度,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谭维维等等,其他人即便是糊了,名字还是知道的。

 

“好声音”也算是为吴莫愁、姚贝娜、张碧晨、吉克隽逸、袁娅维等人打响了知名度,让这些姓名在选秀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依然能够引起人们的兴趣。(但你还记得第一届冠军梁博吗?)

 

当年,选手讲述人生故事还不叫“卖惨”,观众也真的是去看选手和听歌的。而现在更多是为了去看明星。“说起来,去年的《梦想的声音》,我听了导师的所有歌,一首素人的都没听”,一位朋友告诉硬糖君。

 

除了明星之外,各家选秀的番外篇和花边新闻,才能确实留在观众的短期记忆和清晰可见的热搜榜中。

 

选秀类节目一直是互撕事件的多发区,拍案而起的评委不少,选手与评委的矛盾也不少。撕逼早从超女时代就已经出现,只是经过这么10年的发展,套路再多也使光了,不仅观众觉得没意思,撕得过分了,还会直接导致节目被批评整改。

 

但是没办法,比起电视综艺,现在主流的网综选秀,更加需要热度。今夏的三档代表选秀,都是网络综艺。《快乐男声2017》在芒果TV播出,《明日之子》在腾讯视频,《中国有嘻哈》则是爱奇艺独播。要想热度来得快,撕逼是基本。

 

另外网综利用碎片化时间的观看特征,决定了它必须时刻营造矛盾热点,让观众在下了地铁、吃完饭之后,还有继续往下看的意愿。

 

虽然选秀节目也在努力推陈出新,今年“快男”就在每个分唱区设立“挑食少女团”,让200名95后女生来选择选手,但最后还是不如摔一次话筒流量来得大。

 

找95后当评委,目的是针对年轻受众,只是最能精准投放的工具,还是直击观众八卦看热闹刚需的撕逼。

 

注意力既然有了去处,就没有太对空间给选手和音乐了。而且时至今日,想从选手的个人特色中挖掘亮点,实在是太难了,哪种角色没有在之前的选秀出现过?选秀节目能挖掘的选手个性已经接近枯竭。

 

节目的“附加值”太多,选手个人又玩不出新花样,选手的风头自然被盖过了。所以《中国有嘻哈》那些玩出新意的选手才得以一炮而红。

 

分众化市场背景下,早就不止选秀一种造星方式,民间网红崛起,民选已无新意。网红能够靠直接送礼物提升人气,也算是直接把钱花到了个人身上,选秀还得经过平台。更别说还有SNH48这种越来越亲民的偶像组合,在这里,越素人,越是“养成偶像”的绝佳素材,对于想成名的少女来说,门槛比选秀低。

 

互联网属性很强的选秀,意味着要与随处可见的热点竞争,哪家明星撕逼哪家粉丝掀骂战,都随时可以把观众勾跑。过程的热闹,显然比谁得冠军更重要。

 

为什么要让毛不易和mc天佑合唱“变有钱”?

 

这是商业需求,是流量、收视率、广告的需求。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是毛不易的原创曲,微博大V耳帝评价:“一个发自内心的真诚创作者与一个身价过亿的喊麦主播的同台搭配,让‘变有钱’这个主题变得尖锐、荒唐又可笑。”

 

这么看,节目组此举不仅损伤了音乐性,还引发了杨幂和mc天佑的粉丝骂战,但看似不可理解的行为,从“数据”和“流量”角度看,其实非常自然。

 

作为喊麦界一哥,mc天佑在直播平台有数以千万计的粉丝,个个愿意为他砸重金,“二百万只是他一个月的收入”,连《GQ》都为他出了专题报道,作为一个娱乐现象,mc天佑本身就能为节目的话题度添砖加瓦。实际上,他也很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明日之子》杨幂、华晨宇、薛之谦当导师,《快男》请了黄子韬担任代言人,《中国有嘻哈》则选择了摆明会被嘲的吴亦凡,都是为了吸引粉丝,吸引更多的关注。

 

节目除了推选手,还找到了别的更便捷的宣推方式,导致节目名声大于选手名声。节目结束后,选手的人气就很难继续,去年因二次元定位备受节目推崇的2016“超女”冠军圈九,节目结束后,“进军主流舞台”的呼声也就渐渐弱了下去。

 

2017“快男”落幕半个月,天娱传媒签下了冠亚军魏巡和养鸡,比起发唱片,两人接下来要先拍天娱出品的《网球王子》真人版。上剧是打响知名度的捷径也是套路,只是这种IP作品还能有多少效果,值得存疑。

 

GAI和PG ONE在节目结束后,百度指数直线下降。不过他们的后续价值很难单纯用目前的数据衡量,因为今夏的爆发已是现象级,一段时间内热度还将持续。品牌已经被市场所认知,“放飞自我”的嘻哈歌手们会如何与商业结合,后续开发能否顺利进行,还要看接下来的走向。

 

选秀对素人和平台来说,属于各取所需的综艺类型,一方希望成名,一方想要流量。最初的快男超女,就完美地达到了这种效果,10多年过去,选秀的新意已不可避免被消磨。

 

对于制作方,选秀综艺的重点永远不是“选秀”,而是“综艺”。当节目结束,话题热度迅速散去,选手们的征程,或许刚刚开始。


? 阅读往期热文

《火星情报局3》忽遭下架,品牌方说代言已到期,今天薛之谦“崩”了吗?

突发!《芳华》疑似撤档,被马云点赞的这部电影,在淘票票已无踪迹


诚招记者2名,实习生2名

要求对金融、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技巧、有态度、有热情。

五险一金、十三薪、带薪年假妥妥的。


简历投递至邮箱
?
lichunhui127@163.com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首页 - 娱乐硬糖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