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们的小狮子

摘要: ——————————

12-11 01:37 首页 一厄洛斯一



至今,三个月了。

        天安门,霾一条一条地缠住,好似恶龙。

        雷雨酣战着。       


壳内,我们吃红钳子。


我住的壳。

现代人的壳——方形的车。

房子。   而山海关,野草与雪,睡了。


北京。 

我躺入一个春渊。 DADA门口,抽烟的欧洲人,

不是拜伦。

     槐枝下,我们给石狮子拍照。

八国联军,太远了。   

     二十一世纪,我们共享了互联网。

但,晚一点,路过恭王府;

     还能望见,乌鸦一只一只,停落一片翳/

哦,还有老爷们/

     等着宝马车。

                    女孩们也想穿GUCCI。



“噢K。

一百年前,女真人玩骰子。

      90年代,年轻人玩扑克牌。 


京巴狗。

奶奶们的小狮子。    

也曾,被格格们抱着看灯会。”


我们之后去哪儿呢?

不是一点之后,

     也不是三点之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明天九点要开门。


噢K,《创造进化论》。你一定要要看,

多么美丽的谎言。


噢K,

石头菩萨。

故事中的主人公。

        他们不必吃晚餐/

他们也不喝咖啡。

         更不用白碟子,装鹅肝。


但,K,诗人太冷漠。


一位商人,读《逻辑哲学论》,思考,然后赚钱。

玫瑰的价值。

圆明园的价值。

人的价值。


太虚拟了。

我们什么时候去跳舞呢?



首页 - 一厄洛斯一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