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老板的球队能卖多少钱,起决定作用的或许是他的另一个身份

摘要: 姚明的上海东方男篮俱乐部能卖多少钱,很大程度上要由他“CBA公司董事长”这一身份的工作成果来决定。

12-11 17:29 首页 懒熊体育

姚明的上海东方男篮俱乐部能卖多少钱,很大程度上要由他“CBA公司董事长”这一身份的工作成果来决定。

 

姚明转让上海男篮俱乐部一事,在10月20日似乎有了结果。


这一天,上海哔哩哔哩男篮俱乐部举行了新赛季发布会暨出征仪式。当晚,俱乐部官方宣布,姚明辞去董事长职务,并就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与上海久事集团签订了书面意向,相关资产评估等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


似乎一切已尘埃落定,板上钉钉?


远非如此。


虽然篮球评论员苏群在微博上与网友互动时爆料“上海男篮俱乐部全部股份估值近5亿人民币”,但事实上,俱乐部的价值以及实际的转让时间、转让价格等交易关键细节,还远没有确定。懒熊体育也从知情人士处得到确认,姚明与久事集团目前所签订的只是书面意向,并未最终确定交易,关于俱乐部转让事宜还需要经过资产评估后再深入谈判,一切才刚刚开始。


在这个节点做出姿态并发声,更像是姚明主动声明兑现自己的承诺。

 

在今年2月当选为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时,姚明承诺在赛季开始前转让上海男篮俱乐部。他当时说,“上海俱乐部是个问题,从今天开始上海队一切实务我会交给董事会处理,在下个赛季开始前这个问题将得到彻底解决。彻底解决的意思就是给它寻找一个新的有热情的投资人。”


2017-18赛季的CBA联赛原本定于今年10月21日揭幕,后又因特殊原因而推迟到10月28日。

 


▲上海男篮的出售,对CBA未来的估值有较高的参考意义。


转让意向协议的另外一方久事集团,是上海国资委旗下的一家全资国企,坚持政府投资主体的定位,从事体育投资多年,拥有上海国际赛车场、F1上海大奖赛、ATP上海大师赛、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等全球顶级体育资产的运营权,去年11月成立久事体育集团,今年又与F1续约三年。


另一方面,姚明也不是上海俱乐部的唯一股东。《解放日报》此前报道,姚明此前已经球队约40%的股权转让给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光大资本等总共四家机构。也就是说,姚明手中还持有上海男篮约60%的股权。


因此,虽然从背景实力、业务能力,还是对体育产业的投资热情来看,久事集团都是上海男篮理想的接盘方,但上海俱乐部最终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和价钱将股权转让给久事集团,还需要进一步评估和谈判,并由所有关联方达成一致。


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关于上海男篮的估值。


姚明1997年开始为上海男篮征战CBA,2009年从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59%)、上海体育职业学院(40%)和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1%)三个股东手里买下上海男篮全部股权,对价为2000万元人民币。

 

2010年,佛山南海能兴收购陕西男篮,价格为8000万元。2013年,王兴江以1.5亿元将山西男篮转让给北控集团,媒体已将此交易贴上“天价”的标签。同年,山西汾酒集团以1.8亿元将山西男篮收购。


此后几年,乐视体育的蒙眼狂奔和“80亿中超”给中国体育产业带来了疯狂的2015和2016,但市场风云变幻,进入2017年后,被资本狂轰滥炸了两年后的中国体育消费市场依然增长缓慢,中国体育资产价值也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


曾经号称估值200多亿的乐视体育只剩下一副鲜有人问津的躯壳,80亿中超媒体版权也面临新的价值评估。华丽的概念很难再激发体育资产的高估值,投资方现在更关注运营和变现能力。


CBA同样受此影响,战略合作伙伴李宁公司续约价格“腰斩”。姚明将代言了10年的中国人寿带入CBA,总算为联赛商务运营挽回了颜面,但新媒体版权的发行销售迟迟悬而未决,媒体版权的分发又直接关乎俱乐部的营收和未来价值增长的潜力。


太多未知因素的存在,让利益相关的各方很难在这个时刻就上海男篮俱乐部的估值达成完全一致。


而如果在全球市场为CBA找一个对标的话,最近十几年,NBA球队的价值走势,或许对我们评估上海男篮俱乐部价值有一定借鉴意义。


▲NBA球队平均估值一路飙升。


2002年12月,罗伯特?约翰逊买下NBA在夏洛特地区的球队特许经营权(即以夏洛特山猫队的名义加入NBA),成为NBA历史上第一位黑人老板,代价是3亿美元。

 

福布斯2002年2月4日发布的评估结果显示,当时29支NBA球队平均价值为2.23亿美元。夏洛特黄蜂队(后来搬迁至新奥尔良,并改名为新奥尔良黄蜂队)估值最低,为1.35亿美元。最高的洛杉矶湖人,也不过4.03亿美元。彼时的湖人正处在OK组合带领球队三连霸的黄金时期,在那之前已斩落13座NBA总冠军——仅次于凯尔特人队,而且还背靠全美第二大城市洛杉矶。

 

约翰逊以3亿美元,一个现在看来相对较低的价格进军NBA,既抓住了联盟扩军的机遇,也得益于当时NBA球队普遍连年亏损、估值不高的背景。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NBA球队售价迎来了井喷。

 

2014年收购洛杉矶快船队时,鲍尔默付出了20亿美元的对价。当然,需要承认的是,因为背后的市场、经济体量、消费水平迥异,夏洛特山猫和洛杉矶快船不可同日而语,但NBA球队商业价值一路飙升,却是不争的事实。

 

Statista数据显示,NBA球队平均价值已经从2001年的2.07亿美元,上涨到2017年的13.55亿美元。


今年9月5日,NBA迎来了最新一笔球队交易,靠餐馆和赌场起家的休斯敦当地富翁提尔曼·佛蒂塔(Tilman Fertitta)从莱斯利·亚历山大手中买下了休斯敦火箭队,总价达到了22亿美元。

 

NBA球队市场价值疯狂飙升的背后,是电视转播和商业赞助收入的大幅增长。


从2016-17赛季开始的9年里,NBA将从ESPN、TNT获得240亿美元全国电视转播收入——这相当于前一个版权周期平均价格的近三倍。除了媒体版权,NBA的商业赞助收入上扬势头也很猛。就拿官方球衣装备供应来说,NBA与耐克签下的8年(2017-18赛季起)合同价值近10亿美元,较上一份合同增长了2.43倍(NBA跟阿迪达斯的合同为11年4亿美元)。


除此之外,以NBA为代表的北美职业体育联盟特殊的顶层设计,为球队保值增值提供了基础。

 

众所周知,北美职业体育联盟采取的特许经营模式。联盟内每一支球队辐射的市场空间、经济体量相对接近。除了纽约、洛杉矶等超大城市可能会出现两支同一个联盟的职业体育队外,基本上,一个城市都只有一支球队。

 

与其说投资者购买的是某支球队,不如说其购买的是某个联盟在特定市场区域内的特许经营权。这或许也是为什么美国职业体育联盟中的球队,与欧洲普遍称为Team或者Club不同,北美职业球队还有一个通俗的名称Franchise,其实质就是特许经营权。

 

这样的设计,能够极大限度保证了投资者的利益,因为投资者拥有的是绝对垄断、独家、稀缺的资源。


可以看出,整个联赛的商业开发情况、球队所在城市及其所辐射的人群与市场都对俱乐部估值有重要意义,此外,球队成绩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姚明主导CBA改革。


从联赛架构看,CBA采取的是和NBA一样的封闭联盟形式,这让CBA有了向NBA借鉴的可能性。今年6月底CBA公司公布的竞赛方案也规定,未来5年CBA联赛将不扩军。


这就意味着,CBA联赛的参赛资格也是稀缺资源,且会随着联赛市场化程度的推进,变得越发珍贵。上海男篮也一样,具备像北美职业体育联盟球队一样的保值和增值的潜力。况且,在上海这样一个超大型城市中,只有大鲨鱼一支CBA球队。


另一方面,联赛分成、运营状况直接决定俱乐部的赛事收入,进而影响甚至决定俱乐部的估值。


最近五个赛季,CBA球队的收入主要分为联赛商业开发分红(篮协从盈方中国买断式经营合同中获得的收益)、球队冠名、票房,以及篮协的其他分红。

 

在CBA联赛过去5年的商务运营周期中,盈方中国给篮协的保底分红为每年最少3.36亿人民币。这笔费用扣除流转税和所得税、女篮和青少年篮球发展两项专项基金、竞赛组织运营支出等费用,平均每个赛季分配给每家俱乐部的分红为1000万元人民币多。

 

冠名收入因球队而异,但CBA球队单赛季冠名费基本位于1000万-2000万人民币之间。2015-16赛季,玛吉斯轮胎冠名上海男篮费用为1200万元;随后一个赛季,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冠名上海男篮的价格则涨到了约1500万元/赛季。


CBA球队的另外一块主要收入来自票房,但票房受成绩影响波动较大。尽管姚明在当职业球员时,为上海赢得过2001-02赛季CBA冠军,但以投资人身份入主的8个赛季,上海男篮的最好成绩不过常规赛季军(2016-17赛季)、季后赛四强(2009-10赛季)。


CBA球队的票房收入跟成绩息息相关,北京队最鼎盛时期,总决赛一个系列赛的收入就高过很多成绩不好的球队一整个赛季的票房。对于上海队来说,如果成绩足够好,能打进总决赛,票房同样有巨大潜力,但过去的绝大多数赛季,票房都无法达到千万元的量级。

 

至于篮协的其他分红,主要指的新球队加盟CBA的费用,这不是一项固定收入,只是联赛扩军才出现。2013-2014赛季四川队加盟CBA时缴纳3500万元的加盟费,由此前的17家俱乐部平分;2014-2015赛季江苏同曦和重庆(现北控)共同缴纳7000万元的加盟费,由18家俱乐部平分。

 


▲姚明经营上海男篮亏损严重。


现有格局下,上海男篮成绩好的赛季,商业收入大概在4000万级别。和CBA其他大部分球队一样,上海男篮也处于长年亏损的状态。经营上海男篮8年,姚明的亏损规模超过1亿元。


不过,在国务院46号文发布,体育产业被提到新高度,篮球改革、CBA联赛市场化推进的背景之下,CBA球队的市场价值的评估进入到新的坐标体系。

 

根据篮球改革的要求,作为联赛商务权授权方,中国篮协只从CBA公司每年的经营收入中收取5%的授权费用,以用过作女篮发展专项经费。CBA公司另外还需承担5%的青少年发展专项经费和联赛风险储备金。也就是说,CBA公司每年约90%的经营收入归自己支配。


肩上的多重身份,让姚明本人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更大,也更复杂。


作为CBA公司的董事长,联赛新一周期的商务开发决定了未来几年内的联赛层面收益总量,而新的收入分配规则,则决定着各俱乐部具体能从联赛商业收益中分到多少真金白银。而在股权转让交易全部结束前,作为上海队的股权持有人,联赛分成收入下很大程度上将影响上海俱乐部的交易对价。


目前,作为重要收入组成部分的互联网视频版权还没有完成售卖,联赛收入总量还有很大变数。而CBA公司也刚刚开始运营,全部联赛收入中有多少能够拿出来分给俱乐部,按怎样的比例分配,同样尚数未知。


联赛尚未开始,上海队能在新赛季有怎样的表现,能否打进季后赛甚至杀入总决赛,更是一个无法提前判断的未知数。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给上海俱乐部确定一个多方认可的估值,实在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在股权谈判的同时,联赛版权售卖、分配规则制定、上海队的球场表现等多方因素,可能都在时刻影响着交易对价。


所幸,同样因为身份复杂,这里面的很多事情,姚明都能在其中起到主导作用,上海队何时能顺利卖出一个好价钱,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姚老板/姚主席自己的表现。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详情


首页 - 懒熊体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