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勾兑者,而非颠覆者

摘要: 特朗普无论是政党班底还是执政周期,都缺少时代积蕴。

11-13 13:15 首页 德培论趋势

自从第一军师班农“出局”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举动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与反对党 “一唱一和”。在不顾共和党人反对,和民主党人士于债务上限问题达成重大协议后,特朗普不仅骄傲地把民主党人士、纽约州州长库默称为“我的州长”,而且还戏谑地称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为“另一位纽约同伴”——要知道这位口无遮拦的总统此前曾狠骂舒默为“小丑”和“哭泣的查克”。

将80万“追梦人”命运推给国会。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当地时间9月5日宣布,特朗普政府已决定取消奥巴马时期推出的“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同时给予国会6个月的时间来拟定相应的替代法案。特朗普和国会的领袖们一起开会时强调,相信议员们会达成“正确的方案”。那些曾经助力特朗普登上总统宝座的共和党保守派就对他把最终的决定交给国会非常不满。他们认为,总统应该像当初承诺的那样直接结束DACA,而不是还要给国会6个月的时间来最终决定。



其实特朗普自上台以来,其名字就与“颠覆”二字难舍难分;修“长城”、退出巴黎协定、对弗州骚乱事件强行“洗白”等诸多令人大跌眼镜的事迹不再赘述。但在老王看来,特朗普看似是颠覆者,实则为勾兑者也未必能勾兑成功


首先,“不作死就不会死”。

特朗普虽能用“语言的艺术”煽动美国,但其本人的这种“坦直粗率”更像“匹夫之勇”,缺少担当公职的经验和智慧。自1月上任以来,更是“no zuo no die”活生生写照,一手好牌打到稀烂。最典型的且看“众叛亲离示意图”:其中的6个人,除特朗普本人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外,其余4人都已离开白宫。



其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受“民意政治”掣肘,政治人物为了得到群众支持,往往高调、激进,但具体施政时不得不结合实际情况而低调、务实。比如,特朗普时不时拿出来BB的“退出WTO”,然而实际上,美国的高端制造(如波音飞机)及农产品高度依赖别国市场,倘若抡起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美国高端产业的劳动者必将大幅失业,农民也将破产。“反全球化”对于美国来说,即使不是不可能,也差不多相当于“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再者,三权分立下,不是你想上天就能上天。

即便特朗普在所谓“特朗普主义”一条路走到黑,也有强大的制衡力量抵制他。美国总统上任宣誓,按照程序要求,宣誓者手按《圣经》,宣誓效忠宪法,这叫“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具体来讲,人们的精神世界由上帝照看,社会运行由宪法来规范。美国宪法最清晰的制度指示就是“三权分立”,总统的行政权受到国会、最高法院的制约。



而众议院、参议院的议员及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不乏有资本精英,即在强大的华尔街控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背景下,特朗普恐怕只能率由旧章,至多是一个裱糊匠,做不了颠覆性的改革。



最根本的是,这都是命啊!

特朗普怀揣“使美国再次伟大”的雄心壮志,最终却无法充分施展,究其根源,在于眼下并不是一个解决世界根本问题的时代


特朗普无论是政党班底还是执政周期,都缺少时代积蕴。特的胜出,并不是代表共和党击败了民主党,而是代表美国广大的中下层击败了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内的建制派和精英层,没有雄厚的政党班底支撑,再加上上来就推行路线上的180度大转弯、意识形态上的大摇摆,没有前序和铺垫,这就意味着,他的改革注定要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突然急剧分裂的局面中进行,甚至要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新自由主义者精英集团的敌对和反抗下进行,最好的结果只能是寻求妥协、减轻分裂,否则美国将愈演愈烈的四分五裂,陷入前所未有的大纷争。


本文为德培论趋势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若转载请联系后台并标明出处。



首页 - 德培论趋势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