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烂都怪资本搅局?——不好意思,这个锅不背

摘要: 影视业当下的惨状,只是结构性泡沫破灭的表象。

11-10 05:34 首页 德培论趋势

昨天谈到,资本入局,影视业被彻底改写。在这过程中,不少媒体连连炮轰“资本玩死中国电影”,质问“被资本挟持的电影还能走多远”。



不可否认,资本涌入是把双刃剑,引爆影视业同时也将其推向深渊,但从更深层次看,资本“翻云覆雨”、快进快出并非决定影视业发展状态的根本原因。

 

首先,影视业大发展,是消费沿“衣食住行”向“文娱”转型的必然选择。

消费从实物到服务的升级,符合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


以文娱产业最发达的美、韩为例

美国1950年代开始消费转型时,人均GDP13360美元,城市化率为64.15%,韩国1980年代消费转型时,人均GDP才3807美元,城市化率56.72%,而中国2016年人均GDP8865.999美元,城市化率57.4%,跟韩国当年情形相似。韩国自1980年代始,娱乐消费保持了长达15年的高速增长。


因此,影视产业的爆发性增长与国内消费不断版本升级相匹配,并非单纯资本推动。


其次,意识形态相对弱化,松绑影视业,释放出巨大空间。

尽管“键盘侠”们仍在喋喋不休地吐槽有关方面对影视业的“管控”,以至于国产电影不断“退步”,难像美韩那样产出振聋发聩、万人空巷的伟大作品,但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过去强调“假大空、高大全”的意识形态正逐渐弱化,市场日益成为决定性力量,无论创作还是盈利模式创新的尺度已越来越宽。此外,互联网技术手段为影视业绕开“管控”独辟蹊径提供了更多工具。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今年以来从口碑炸裂的《军师联盟》到有民国版《行尸走肉》之称的《河神》再到近期“不把观众当傻子”的《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诸多良心网剧成为全民爆款即是实证。



第三,中国影视业整体仍处于“蛮荒时代”。

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水平,不仅无法与好莱坞相比,就连韩国也难以望其项背。尚处于粗放式增长的手工作坊阶段,是资金密集、技术密集、类型片分类明确的工业化初级阶段,某种意义上,仍属于开疆拓土的“蛮荒时代”,而蛮荒时代往往乱象迭出、混乱无序,同时也是游戏规则、行业规范确立的阶段。

 

第四,供给侧失衡长期存在是影视行业的本质属性。

相对市场需求,供给侧不足,是中外都普遍面临的难题,但在中国问题尤为凸显。一方面巨量资本追逐相对稀缺的好剧本、导演与明星,不断推高其身价,投资成本激增,往往不得不以牺牲质量为代价,另一方面造成业内自然垄断,两级分化严重,新人很难崭露头角,大卡司却越来越贵、越来越滥。 


补课时间


9月22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规定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这是长期以来针对演员高片酬问题,有关部门首次明确提出具体的“红线”。此次《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与9月4日的五部委“十四条”,可以说构成了近年来针对“高片酬”最严格也最为明确的“组合拳”。但实际的执行情况和对市场环境的清理效果还有待观望。事实上,在这两年人人喊打“高片酬”的风向中,片酬支付方式已经更为“隐性”,很多有实力的制作公司通过合股开公司及将片酬转化为投资、股权、红利等,以这种新型分红方式紧密锁定跟明星的关系。演员很多摇身一变成了出品人、制作人,既可以躲开“片酬过高”这个人人喊打的靶子,实际收入的空间却更大了。

 

综上,膨胀的市场规模、工业化初级阶段、紧张且低质的供给及泛滥的资本,共同构成了影视业的结构性泡沫,当下的惨状,只是结构性泡沫破灭的表象。


独独把锅甩给资本,资本的内心是拒绝的。



点击查阅

《芳华》对赌背后——被资本改写的影视产业


本文为德培论趋势原创,欢迎转载。


首页 - 德培论趋势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