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药和卖药是不一样的

摘要: 有不少人觉得季占军不是唯一的卖药的人,为什么我要揪着不放,这话本身有问题,因为其实不是我揪着季占军不放,我写

12-11 23:58 鄢定明 首页 不大不小菇

有个别人觉得季占军不是唯一的卖药的人,问我为什么我要揪着不放,很为季占军抱屈。这话本身有问题,因为其实不是我揪着季占军不放,我写文章以来,涉及季占军的并不多,更多时候他没有资格进入我的视野,这一次是因为他的行为到了恶贯满盈的时候,才多写了点他。


真正揪着季占军不放的恰恰是这些季占军的拥趸,因为你们把季占军当救命稻草,总指望季占军救你们于水火,所以才揪着要他继续存在于菌业,否则他早上别的行当招摇撞骗去了,菌业哪有这种粗野货色的容身之地呢?本来所有人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你对他人的依赖,构成的往往是别人对你的伤害。这些依赖季占军的人,总是意淫季占军具有别人不一样的超能力和超级药物。你们为百孔千疮错漏百出的季占军寻找的所有说辞,就是你们揪着季占军的明证。但实际上季占军的药物和别人的没有不同,不同的是价格和有效含量,还有季占军给你们的牛皮暗示。


当然最大的不同是季占军本人和其他正常卖药者的不同:


一,季占军卖药的第一噱头是夸大需求,并藉此达到增加营业额的目标。比如螨虫问题,据近期东北的一些菇农反映,东北黑木耳生产出现螨虫的问题并不严重。有些情况是属于发生生理病害后,因为产生了更适合螨虫食用的东西(或者说更吸引螨虫的东西),使得轻微的个别的螨虫存在快速发展成为螨虫危害,这种应该是继发性的问题。类似的其他情况也很多,都被季占军说成是原发性螨虫危害。继发性问题的解决要靠管理的技术才能解决,即使用了药物不发生螨虫,该坏的包也还是照常坏,白白用药还于事无补,并非没有发生螨虫就是季占军有功。


二、季占军谈什么研发是完全彻底的谎言,之所以要强调研发,就是为了多骗钱,分装的药物可以通过减量、加价、吹嘘效果的骗局,得到更多的不义之财,同时隐瞒我说的这些猫腻。季占军既无能力也无资格更无条件搞药物研发,贪天之功为己有的搞这些动作,确确实实多敛钱财,而很多人以为多金就是多能,这就很荒谬了。诚实的商人自然不能与季占军们比利润,季占军的药物没有有效成分和含量标称,弄得傻乎乎的顾客没有选择(主要还是不动脑筋去找),只好乖乖的买季大师的高价药。


三、季占军的每一次“研发”都有一个明显的滞后期,这说明季占军每一次都是等待别人的研发结果有了一定的效果显现才开始进行忽悠。比如最近流行的各种“肽”,季占军根本就是一头雾水,但这不妨碍他可以分装之后夸大用途效果,最可笑的例子是在菇友公众号2017年11月5日《增耳生物活性肽与其他肽使用效果对比照片》一文,简直令人捧腹。


菇友文章的第一图杜撰出一个“曲老师”来捧臭脚,“曲老师”又没得罪谁,为什么要屏蔽?从季占军经常性弄些马甲来我公众号捣乱的历史推理,这当然还是季占军在自吹自擂,没有任何值得采信的理由让人相信一个胡说八道的“曲老师”,只好屏蔽了,否则那演员就不好意思了。

第二图

第三图


第二图(上)和第三图(下)是第一图的内容放大,这就特别有意思了,显然是左右不分了。如他文章的第三图所表达,则季占军的“肽”就不如“其他肽”了。虽然我十分清楚这就粗鄙的傻瓜蛋弄晕了,但如果如此明显的东西都能错,你可见他们的工作能力和习惯有多二。就这,还声称研发生产,还比“其他肽”要强,真的是吹牛不打草稿的现实版。


季占军这是很没有商业道德的贬低同行行为(这也是很多人安给我的罪名,但我是有理有据经得起考验的,所以一直批人而没有惹官司,不是像季占军捏造证据经不起检验,所以他也不敢直接反驳):你季占军的“肽”都不过是分装的货色,其他肽”其实就包括你的“肽”,你的分装换头已经把你的“肽”的来源也变成了“其他肽”了,这不仅是一个逻辑问题,更是一个道德问题。


四、奸猾的蠢货骗懒惰的蠢货。我们知道,任何蛋白质和肽的活性表现是有条件的,高温会令它们失活,可季占军非要画蛇添足来一个“活性肽”的说辞,请问要不要灭菌啊,如果灭菌还能保持你的“”的活性,那活性才能是作用关键,如果经过高温灭菌不能保留生物活性,不就仍然回到营养作用上了么?会相信这种胡言乱语的牛皮的,那只能说是懒惰的蠢货不动脑筋而被季占军这种奸猾的蠢货所欺骗了。起码我们知道市场上有很多“肽”,你们老季家的“肽”只有一个对比,那个对比的倒霉鬼是“非肽”还是“假肽”,让这俩选手出场,季占军必胜。


是以,即使季占军只是一个卖药的,他也不是一个诚实的卖药人,放着大批农药公司菌药商店规规矩矩的生意不去光顾,非要揪着季占军不离不弃的人,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什么,因为季占军杨春雨们的说辞已经很傻逼,你们还更严重,居然被傻逼骗了。



首页 - 不大不小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