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药物A——正说季占军(七a)

摘要: 最近,季占军的首席群众演员孙凤山先生来和我套近乎。他毫不介意的说:菌药菌户不需要吗,菌户学习到知识,用上好的菌药 已经是捷径。我并不惊讶孙先生的无知和怪诞,

12-11 14:30 鄢定明 首页 不大不小菇

七、关于药物


最近,季占军的首席群众演员孙凤山先生来和我套近乎。他毫不介意的说:菌药菌户不需要吗,菌户学习到知识,用上好的菌药 已经是捷径。我并不惊讶孙先生的无知和怪诞,因为会给季占军当群众演员足以说明他的水平,但我通过他的说法,知道了东北以及全国关于菌药使用概念方面,出了大问题,因为类似孙凤山这样的人绝不是个别的,这种想法短了说会影响市面上产品的安全水平,长了说会成为中国产品品质问题的毒瘤。


如果大公司收购农户的产品,因为个别使用违禁药物的产品混入而被抽检到,很可能整批产品会被销毁,那损失足以让人跳楼,这种故事还真的不是故事,福建这种例子很多。所以我说要把这个系列当技术文章看,而不是当评论文章看。传播正确的技术观念也是我真正的写作出发点,而季占军可能并非唯一的杀人教唆犯,批季占军只是因为我知道他并且他敢于大张旗鼓的干。


我对此表示无语,只好自己另外写东西,对孙凤山这种群众演员我没法对话,他现在因为季占军的抬举,不仅得了便宜,还出名了,甚至不大不小菇在万里之外都知道他的大名了。所以他现在拿出菇农的腔调来说菌药,我只好麻麻烦烦的弄点常识出来给菇农说道说道。


(一)、两个类别菌药的作用和特点


现在笼统说的菌药,包括消杀药和农药两类,无论什么药物,作为致死或者控制细胞生命活动的物质,都是对人有害的,所谓低毒,不等于无毒,还是不接触为好,所以使用到食用菌生产过程里,就更加需要防范最后是否进入食用。


消杀药通常只是用于环境处理,极少进入菌体,而且大部分都会很快降解成为无毒成分,消杀药的杀菌作用大部分都是在变化中完成,没有或者极低残留,所以不至于在终极产品里面形成毒害。也有些消杀药降解慢,有不良残留,比如甲醛、硫磺等,这些问题消杀药基本上走向淘汰,甚至已经不好买了。


目前消杀药主要是酒精,强氧化剂(气雾剂和必洁士、臭氧都是)及物理手段如紫外线,基本上没有残留问题,即使如此,也都采取间歇使用和错时使用,避免人体直接接触,以保护操作人员的身体健康。同时,因为这类药物只需要在很短时间里有效,所以他对人的影响也是过了时间就没有问题的,消杀药都有关于在什么时候使用,多久可以进入操作的说明。


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和硬件条件的改善,消杀药的使用也基本上趋向减少,并且尽量结合物理手段应用。所以消杀药作为菌药成分的问题,越来越不需要担心,反而农药的滥用才真正让人担心。


季占军就是玩农药的,他的所有手段就是教人尽量使用农药而不是提高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把最不应该但最傻瓜式使用的东西拿出来当宝贝,不仅是一种为了盈利的对菇农的欺诈,严重的说是反社会反人类行为。


农药,顾名思义是农业用药,具体点讲,就是用于防止或者治疗病虫害的药物。农药问题的严重性不必重复宣传,以不直接接触农药的作物来说,对农药的使用都越来越严格了,而菌类则尤其不应该使用农药。因为菌物的用药是直接接触菌体的,甚至是我们要吃的子实体部分,相同的农药使用,在植物农作物和菌物农作物的残留量方面相比,由于菌物生产周期短和细胞壁屏障小的关系,同时降解因子更少,同样用量下,菌物的农药残留会比植物的残留严重的多。


使用农药的目的与使用消杀药不一样,它是需要较长时间都可以作用的,所以残留性会很重。至于生物农药,虽然对人体影响基本上不存在,但因为很少针对菌类病虫害,所以就谈不上使用,但其中有一个特殊的例子是抗生素,这个要单独讲。


菌物生产对农药使用方面的态度,由最初的谨慎使用,到后来的控制不建议使用,直到今天走到反对和禁止使用,是非常明显的阶梯进步。到了今天,技术已经可以基本上放弃使用农药的时候,教授使用药物特别是直接使用药物,那是认识上无知、技术上落后、品行上缺德、手段上违法的恶毒行径,这是我高度厌恶季占军团伙的根本性因素。


(待续)



首页 - 不大不小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