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业里面也有阶级亲

摘要: 昨天写文章谈到规模化企业生产,不能用小农户模式来

12-12 14:55 首页 不大不小菇

前几天写文章谈到规模化企业生产,不能用小农户模式来做。大多数人是表示理解和赞同的,有不赞成的声音也正常,但得是讲理由讲证据,然而总有个别网友喜欢对号入座,说些不高兴的话语,如:“不要小看农民”之类,这就脱离了讨论范围了。我也不屑辩白说我很看得起农民,因为实际上我的大部分网友读者都是农民,和我交好的农民出身的技术人士也比比皆是。


“不要小看**”这样的词,如果是被“小看”的对象自己说出来,怎么都感觉别扭。说不好听的,谁都不要自封是什么群体的代表,我不能代表技术服务阶层,也没有谁可以代表农民这个阶层。网友表达这种意思也不是他就感觉到我的敌意,或者故意作对,而是一种阶级归属感的情绪在作怪。


我虽然不小看农民,但我很小看“农民思维”,所谓的农民思维,当然不是指农民才有的思维,而是形容一种小农框架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的主要特点是保守封闭和固步自封,还有点老虎屁股摸不得。


诚然食用菌行业是用最粗糙的小户模式起步的,但我们也都看到了越来越精细的发展进步趋势,这种趋势之下,每一个走向工厂化的菇种都不可抗拒的打倒了一大批农户生产模式,曾经的灵寿模式和江山模式(都是白色金针菇生产)都一股脑的烟消云散了。


这个现实之下,小看或者不小看有什么重要吗?香菇目前是比较起来不容易以大工厂方式生产的菇种,但其前端制棒的方法走工厂化模式又是不可抵挡的新趋势。目前虽然许多香菇大项目呈现亏损,但不是输给了农户模式,而是输给了技术本身,因为我们已经在《为什么香菇大项目总是重蹈覆辙》文章里说的很清楚,那就是香菇投资领域还没有真正重视起这一范畴的人才技术。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交学费时期吧。


老板们大体上是外行,农民在某种层次上说也是不够内行,足够内行的农民早都开始进步了,在经济水平提高的同时提高硬件水平和技术水平,最终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所以老板们的学费和农民式的硬颈,其实都一回事,都是一边底气不足硬撑,另一边还要别人认可。而实际上,你行了我小看你也没用,你不行我高看你也无助。


但用代表式口吻说话,其实有一点不好意思讲的,那就是希望有同一阶层的人来响应,这个可能要落空,因为对我的文章回复相互看不见,除非我让它成为“精选回复”,还有一点,就是即使看见了,也未必会和你一样的想法,因为事实总是最过硬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在论坛,这种说法是会引起一些麻烦的,对号入座者从来不缺。因为菌业里是很有些“阶级亲”现象的。


我再讲一个阶级亲的故事:


某公司聘请我做顾问,但也请了一位农民做技术经理,然而又有一位农民卖菌种种给该公司(雷同了某篇文章里的一句话,哈哈!),所以也就有一定义务协助该公司的生产。农民技术经理因为一个知识局限而跟我发生矛盾,作为顾问,我们一般都不具备行政权力,所以人家不改,我们也没有办法。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偶然的机会我遇到这位卖种农民,谈到这个问题,我相信卖种农民可能还是搞得清楚这种具有明显参数依据和结果表现的,可是这位卖种农民却提出一个他以为绝对正确的说法来:你做一遍给他看,不就证明了你的正确么?这可怜的农民不知道自己这话有什么意义,我都无法干预生产,还能去“做一锅”给他看?即使可以,我也没有时间等待结果,最大的问题是,所有人马归别人节制的情况下,我会傻到去“做一锅”,要是那位农民技术经理搞点什么小动作,我想我死的很难看的几率是很高的他以为是我不会所以不敢,笑话,我也是老江湖,会仅仅为了在一个半桶水技术员面前证明自己去冒险?


这样的歪道理之下,我也只有一句歪回复:我的身份似乎还用不着证明自己给谁看,人家请我来可没有要求什么证明!


我知道那卖种农民和公司之间是有很多关系的,而生产管理的农民技术经理他也绝对不敢得罪,当然他也一定知道我其实没有可能去玩这种风险游戏,因为他知道我在公司里没有实际权力。他的行为选择,一方面是利益驱使,但在他其实清清楚楚对错的情况下如此表现,另一方面的缘故就是阶级亲了。回过头想起此人多次在我面前表达的只有他们会靠谱,别人都是口炮党之类的话,就不仅是吹牛皮,而是一个典型的“阶级亲”人士。


自此之后,我将不再和那些所谓的“有经验”农民轻易交流了,他们有可怕的阶级亲情结,可怕的阶级斗争欲望。


当面对科学和事实的时候,“阶级亲”是一种相当不该有的情绪和态度,菌业本身就因为理论不够丰满而存在许多有待证实的东西,如果再有“阶级亲”之类的干扰,只会是越来越不容易走向正确。



首页 - 不大不小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