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我和老梁

摘要: 大清早睡懒觉,是一种福气,我一向很享受这个s

01-13 09:01 首页 不大不小菇

大清早睡懒觉,是一种福气,我一向很享受这个事情,我熬夜厉害,晚上清静,思路不容易出差错。老梁不一样,他早睡早起,甚至是半夜醒来的情况很多,人老了睡眠数量质量下降是常事。半夜失眠最烦人,因为这不同于熬夜,熬夜是精神兴奋,失眠是想睡睡不着。失眠状态不适合写作。


早上空气很好,但脑子醒过来比身体醒过来大概慢一拍,所以早上最好做体力运动,这个有利于健康,但早上一醒来就开车,那很危险。

我在深圳的时候,代理过一个老乡的车祸案子,肇事司机就是睡醒了赶路去接老板,所以酿成事故。


今天我要求老梁删除了一条帖子,是他回应《关于老梁和我》的朋友圈。由于内容已经删除,我也不是要对簿公堂,所以就没有截图了。我要删除那段话的理由却必须阐述一下,否则,多来几个嘴贱的赵建(以后简称赵贱),是会搅混水的。赵贱看见老梁发话了,立马跳梁。赵贱先生请牢记,你现在分量不够,你还在给季占军抬轿子,我批评不过来这么没有骨头的货色,所以努力吧,看看能不能混到哪一天不大不小菇著文批你,我相信会有这一天,因为你跳的很努力。


一般别人如果批评我,我会反驳,不会要求删帖,但朋友圈这玩意不一样,不是我好友的人,就是胡说八道我也看不见,老梁这段话的问题很严重,后果却是我蒙在鼓里的话,那就不合适了,所以我必须要他删除掉。


老梁说错的是哪一句话呢?因为原话没有了所以只能复述意思:他说他常常劝我“不要批评基层技术人员,因为他们也不容易,要求他们所有东西正确是不可能的。”但我确保我没有批评具体个人技术失误的事情,我所有的具体的批评无论点名不点名,都是一再发生的问题或者技术问题太多而不是偶然错误。


单独的看,这话没有问题,但现在是回应我对他说情的事情,结果就不可能一样。我给老梁用抽筋的办法比喻了一下:你劝我不要做一件我没做过的坏事。


这个就大不一样了。


如果是老梁和我面对面这么说,我会感谢他提醒,但老梁在这样场景下说这话,基本上读者会理解成为:你肯定干过某个坏事,否则老梁为啥要劝你别干呢老梁说他没有恶意要这么表达,这个他不辩解我也相信,但这个后果显然他没有想过。这只不过是老梁是早上没完全醒过来的一句呓语,老梁没想到我会认真,如此而已。


顺便致所有写文章的朋友,千万别早上写东西,写了也别马上发,否则后果别人不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李崇鑫把我和季占军的《菇友》放一块的理由,李崇鑫就是喜欢早上发表文章的,把《不大不小菇》和《菇友》相提并论,这是恶心谁呢?


虽然我的文章都在,但不会有人看完所有文章,那些说我文章每篇都看的,我知道都是当面好话,可以高兴不可以相信。所以老梁这话尽管我可以去洗白,但要别人采信才行。我可没有能力要求别人读完我所有文章,(大约600多篇,虽然总数707篇了,但有些不是文章,有些不是原创)所以等于是我无法声辩,所以只能亡羊补牢,请老梁删除了事。当然肯定已经扩散了一些,不然我怎么会收到反馈呢。


顺便说到季占军,前几天说他“仔细的看了一下此人的公众号文章”(《季占军眼里的不大不小菇》),这真的是牛皮吹大发了,你季占军要花多少时间才能“仔细”看一下600篇文章?我可以告诉季占军,那是大约90万字,所以你说我“妄言”,恐怕只能用于形容你自己。


我对于别人的技术性错误从来没有点名批评过,除非那人用错误去写成文章祸害大众,即使如此,我也基本上不点名。就比如前几天的《从试管种的一些说法谈两种规范的区别》和《语言逻辑很重要》,都是点评同一篇文章的,我就没有点名,且是对事不对人。这两篇文章出来,反应也不错,尤其是前一篇,很多人反映有帮助。赞赏人数也可以。


当然我和老梁的关系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被人左右的,我们将一如既往的抬杠而不抬轿,我们抬杠也是私下里的事情,我要老梁删帖也是唯一一次(与我无关内容不包括在内),老梁到底还是答应我了,应该说还比较爽快。至于我们抬杠了多少,那就保密!


所有希望借此幸灾乐祸大做文章的朋友们,洗洗睡吧,用好的心情准备过中秋。



首页 - 不大不小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