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医院的牌子,黑帮恶霸的作风,周至县人民医院应该改名叫“周至县黑帮医院”

摘要: 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现实版的惊悚暴力片。

12-11 01:23 蒋忠贵 首页 老蒋读古龙


作为一个从事20年新闻工作的人来说,对于记者被打总是有很强烈的代入感。


看到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王译被打的那么惨,还被关进了太平间数十分钟与死人为伍。无比心疼无比愤怒的同时,感到无比的惊悚!这特么是人民医院吗?这简直是黑社会性质的医院啊?


记者被打的起因是因为一起“天价停尸费”事件,大概情节是这样的:


两年前,罗建刚的妻子喻娜娜在周至县人民医院生下一名男婴后,出现紧急情况,并最终不幸离世。陕西中金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周至县人民医院在医疗行为中存在过错,与产妇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为60—70%。


两年之后,也就是今年的7月14日,西安市中院作出二审判决,医院赔偿罗建刚50余万元人民币,要求在判决生效10日内赔偿。


罗建刚赢了官司并最终靠法院强制执行,他才拿到了赔偿金。可是,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医院告知他,妻子的遗体要收十几万元的停尸费,否则就不能将死者运出火化。


罗建刚懵逼了。他表示,医院之前从没提过还要收这么贵的停尸费这一说。


他无奈去找媒体。陕西广播电视台的“都市热线”栏目关注报道了此事,多方压力下,医院的天价停尸费终于没收成。


本来,这个事可以结束了。然而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12月4日,陕西广播电视台派记者王译再到医院回访。回访,也就是了解一下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作为一个新闻事件的结束篇而已。


然而,王译想不到的是,等待他的却是一场血光之灾。



王译被几轮殴打,打成闭合性颅脑损伤(轻型),头皮血肿,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目前,涉案的六名人员行政拘留。这六名人员分别是:周至县人民医院办公室副主任白某(男、37岁)、保卫科副科长王某(男、35岁)保安宋某(男、34岁)和金某(男、32岁)以及姬某(男、31岁)和太平间管理员辛某(男、64岁)。


到现在,事件有了一个初步的处理结果。可是,那个指挥保安暴打记者的李院长呢?他才是现场总指挥呀?


他干什么去了?他为什么没被处理?他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理?


有媒体去采访,被告知:“拍照的都下贱,记者就是欠收拾,以后遇见要弄死他,为了院长甘愿坐一辈子牢。” 


这句话最让我惊恐。


医院的工作人员为了院长甘愿坐一辈子牢,这是什么样的“号召力”?这是什么样的“领导力”?这是什么样的“统治力”?


我们只有在黑社会警匪片里才能看到这样“忠心耿耿”的下属啊?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救死扶伤的人民医院,一个白衣天使的人民医院,一个老百姓无比信赖的人民医院,却有这样一个院长,并领导着这样一批打手,呜呼哀哉!



其实,这次“天价停尸费”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暴打记者事件并不是这家医院的“处女作”。


公开资料显示,该县医院发生过多起殴打患者和患者家属的事件,相关消息散见各类媒体。


【2000年3月】三秦都市报报道周至县人民医院《孩子意外死亡父母惨遭暴打》后,院方挂起横幅辱骂记者;


【2003年9月18日】患者在病房遭殴打医院被判赔五千元;


【2005年3月25日】修改病历让人坐牢?护士实习医生涉嫌伪造证据罪;


【2011年6月23日】周至县医院保安阻挠采访非法限制记者自由;


【2011年7月5日】男子被邻居打断肋骨住院期间医院强行将其扔至荒野;


【2014年10月18日】周至患者称手术室内被麻醉师打涉事医生停职接受调查;


曾在2014年,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记者曾报道该院麻醉师在手术室打患者耳光。


这家医院早已劣迹斑斑,臭名远扬了。


由此总结出,周至县人民医院实在不配叫人民医院,还是改名叫“周至县黑帮医院”吧,这才名副其实呀!


往期文章推荐

让风尘刻画你的样子

有些事儿,不是你想洗白就能洗白的




首页 - 老蒋读古龙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