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听本书”是“地图”还是“安慰剂”?

摘要: “每天半小时,搞懂一本书”vs“每天半小时,月瘦30斤”。别人吃减肥药月瘦30斤,别人双十一买了好东西赚了几万块,别人用得到认知技能上突飞猛进。这是真的吗?还是我们掉入了一样的心理陷进?

12-11 23:46 首页 豆子女王

“每天半小时,搞懂一本书”

vs

“每天半小时,月瘦30斤”。

就像你心里知道所有减肥药广告都是骗人的一样,但是还是会抱着侥幸心理去试一试。双十一就算知道有可能买了原本不需要的东西,但还是忍不住要去剁手。


路人甲:“每天听本书”你觉得有用吗?看到得到App上大量留言表示如何如何帮助了学习,如何如何帮助了提高,我怎么就没有那么深切的感受嗯?


路人乙:“你学不到,怪我咯?你学不到,总有人学到,这不是知识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还不滚回去好好学习?”

别人吃减肥药月瘦30斤,别人双十一买了好东西赚了几万块,别人用得到认知技能上突飞猛进。这是真的吗?还是我们掉入了一样的心理陷进?


1 “每天听本书”是地图还是安慰剂

3道自测,看看它是“地图”还是“安慰剂”。

这个简单的不严谨的问题,可以帮助你很好的胖你判断,这样的学习方式是不是你所需要的。每天半小时,你搞懂一本书了吗?


2 如何使用“每天听本书”这本地图

很明显,得到在于我个人就是一本图书目录,或者是一本图书地图。帮助我把书记筛选分门别类放好。因为这是一个针对所有的图书目录,所以并不可能100%适合我,在这个目录册上,进行了进一步个人的筛选和分类。


首先,按照虚构类和非虚构类分类。基本上虚构类作品,就没有必要看缩减和简略版,如果哈利波特变成了简略版,哪个奇幻魔法世界也就消失了。


其次,按照书自身的内容定义,是讲Why的,还是讲What还是讲How的。


例如《必然》这样的书讲的就是Why,是趋势和方向,但是对不起如果我们认知世界的逻辑也改变了,那么这样的书就没有意义。这些书的作用就是开拓思路,知道别人在怎么看怎么想这个世界。


例如《那些让你更聪明的科学概念》,这本书就更是一个目录清单,告诉你这个概念是谁在什么时候提出的,主要讲的是什么。这就是一本讲What的书,多读这样书是有助谈资的,一开口就博古通今。


例如《文案创作完全手册》,还有一类书就是How的书,不单单告诉你什么是好文案,为什么是好文案,还写了怎么写出好文案的细节方法。

最后,按照书本身的水平和个人匹配度再去分类,如果是一个医生他可能就不需要文案操作类图书。但是他可以通过知道思维模型,去反思自己的领域和行业。如果是一个创业者,开口谈趋势闭口谈赛道,一到具体的事物就不止从何处入手,可能缺失了把细节做扎实的方法论。


通过简单的分法,就决定了听书的先后顺序,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阅读文稿和阅读原著,以及相关的资料。


3 上山容易,下山难

我们假设你已经学习吸收很很多的知识,并能够从中抽象提炼出自己的一套思维模型。这个过程就好像是,稻盛和夫提出了“阿米巴”理论,查理芒格写下了“人类误判心理学”。这就是查理芒格所谓的“剑”。接下来就是舞剑的过程,这可得更小心了。空把式可能可以吓唬吓唬人,假把式可能会伤到自己。


如果你的学习不是从山脚下开始,而是一上来就在山顶阅剑无数,那么如何下山就成了最大的问题。那些被蒸馏过的道理和思维模型,如果不回归到现实,不加水的话,再牛逼也是理论派。


为什么哈佛商学院的教授很少自己操刀?这是什么面粉,该加多少水,怎么加?要不要搅动?就像北大哲学系教授陈波说的,世界上的知识没多少,大部分的书都是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真正的书并不多,但是水少了怕你消化吸收不了。

从具象到抽象,打个比方就是去看一场时尚发布会,看到美丽的模特,精致的服装,如梦如幻的效果;从抽象到具象,就是去办一场时尚发布会,怎样才能让模特灯光音乐服装做到完美的呈现,找什么样的承包商还是自己来,需要多少钱提前多少时间开始操作。


从具象到抽象,就像你去优衣库参观,觉得他们效率很高,你知道他们的部门设置人员架构是怎样的,以及为什么这样;从抽象到具象,就是你回来能构建一个这样的企业。现实情况是,你往往找不到匹配的人场货,即便组织架构和优衣库如出一辙,也找不到管理轴线。


你读了芒格的书,可以讲述和他一样的观点,但是遇到真实情景,他能再次投资并且投资不成功,你也知道要找好公司,你也知道要投价值,但是你没办法判断他的抽象语言在这个情况下会具象成什么。就像奶奶告诉你要买新鲜的菜和肉,请问第一次进菜场的你,知道什么是“新鲜”吗?新鲜的菜和新鲜的肉长什么样吗?新鲜和不新鲜有什么区别吗?

学习就像爬山,左边是“学”,右边是“习”。左边是上山,右边是下山。上的山越高,坡越陡,能借助的工具就越少,需要的积累就越多。下山有可能是坐滑翔机,也有可能自杀式跳跃。


你知道好苹果是苹果树上来的,和你知道怎样种出好的苹果,是完全不同的。不是所有领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拥有这两种知识技能。就好像顶级美食家不一定就是顶级的厨子一样,但是好厨子对美食的鉴别能力一定不会差。


如果你和我一样不满足从具象到抽象,想拥有从抽象到具象的能力,记得“刻意练习”留下足够的时间。


(苹果用户专用,土豪请留名)


首页 - 豆子女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