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失眠(完结篇)—沉睡。

摘要: 多么忧伤的背啊。

12-11 02:51 首页 万州慢生活


文 I 大柱

我多么幸运,总能想方设法自己和自己玩。


这几天潜回了我的老家,如你们所知,那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小村子。像一个修行人那样,我整天无所事事地坐在山林中的石头上,煞有介事地,为自己疗愈。


我每天都会花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睡觉,躺在碧绿的草地上,睁着眼睛看蓝天上的白云。世界恒久不变,但我要睡了。


这山野里,能睡觉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随便找一处地方一躺,身子陷入大地,舒服得要死。我想我要是睡过整整一个秋季,都不会有人来打扰。


我突然就这么喜欢睡觉了。我想就这样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你们知道的,在过去,我整整失眠了三个多月,身体开始出现问题,脾气也越来越古怪。热心的朋友们都担忧我得了严重抑郁症,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我不会说出来,让它成为秘密腐烂在我心底。


总不睡觉也不是个办法,会死人的。医院各种检查也没个准确结果。于是我病急乱投医,找到了四川的一位神秘老师,一个圆圆胖胖一脸福气慈悲的中年女子,人们都叫她慈宁老师。


接受治疗的过程仓促而离奇。老师手持三根小手臂般粗的香,点燃后在我的后背来回熏灸。


“多么忧伤的背啊。”慈宁老轻轻地抚慰我的后背,喃喃自语。


我的背已经暴露了我的内心,它表情忧伤严肃,心门紧闭。


三支硕大的香,燃烧着,在我背部距离皮肤一定距离处缓缓游走,感觉阵阵暖流穿透我的后背,在我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中蕴行,皮肤开始微微出汗,我觉得我正在打开我自己,身体有那么一瞬间轻轻飘离地面的感觉。



我现在,一个人住在我的老家,我在山坡上拖着长长的步子慢吞吞地走,走着走着就不由自主开始寻找睡觉的地方。看看天空,没有下雨的迹象,便放心躺下。


那样的睡眠,是不会有梦的。只是睡,只是睡,只是什么也不想地进入深深的感觉之中……


醒来后也会想,胖胖的慈宁老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手持三根硕大的燃烧的香,口中念念有词,就这样把我的失眠给捣鼓好了。


也有一些同学给我讲述其中原理,说是那三枝大香里含有40几种高寒地区的草本药物,透过热能置换的原理调节了我体内的寒湿。


我对此持怀疑态度,我认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在心底里始终坚信老师就是一个巫婆,她身边的丈夫,一表人材目光如炬声如洪钟,他们一定有什么不得人知的神秘力量,而我又幸运地得到了加持。


当我据理力争,朋友们都说我失眠这几月变傻了.


我懒得理会,我只是躺在我老家的山林里,眼睁睁看着天空的白云,观察它们,并睡去。


当你长久地注视天空,云朵在头上安静甜蜜地移动。慢慢地,会惊觉自己也被挟卷进了一场从天到地的巨大移动中——那样的移动,是整体的、全面的、强大的。


风从一个方向刮向另一个方向,在这个大走向之中,万物都被恢弘地统一进了一场巨大的倾斜……


云在天空,在浩荡漫长的大风中强烈地移动,这是一种富于莫大力量的移动,就像时间的移动一般深重广浩,无可抗拒……


看吧:整面天空,全都是到来,全都是消逝……


暂别了啊,我恨的人,我爱的人们。


我那么疲惫,我没有办法跟随这个强烈移动的世界,我累了,我要睡了……


一到夜晚,繁星满天,我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这么多星星闪烁在坚硬的夜空里。


我的房子,孤独地停泊在大地深处。这房屋之外,山的轮廓呀,树林呀,狭窄的水域和黑暗的灌木丛,山林里的小动物…它们在黑夜里全都睁大了眼睛看过来,四面墙壁和屋顶把我捂在手心,把我藏匿了起来。


才八点过,这里的夜已经很深很寂静了…


我还在思念着。思念了过去的事情,又开始思念未来的事情,说不出是悲伤还是幸福。我也说不清楚我是爱着这样的世界,还是在怨恨着…


“多么忧伤的背啊。”慈宁老师喃喃自语,并用手抚慰它。


泪水汹涌而来,我打开着自己,身体在抚慰中变得柔软,心不再坚硬,像回到子宫里的婴儿,安全、信任……


我睡了啊,世界。谢谢你,我爱你。


天色微明的时候,我总会在光线里稍稍醒来一下,然后再次安心地睡去……


就这样稍微醒来,观察一下,再安心地睡去,在这美好的清晨时光里。


你看啊,世界仍是如此的,它到底还是没有把我们怎么样。


(全文终)


一,二,三期链接地址点击下面:

神秘的失眠(一)

神秘的失眠(二)

神秘的失眠(三)


万州慢生活

欢迎关注

愿你醒来在鸟语花香的清晨,而不是四下无人的夜。



首页 - 万州慢生活 的更多文章: